斯隆推荐我经常跟家长交流,留学服务是一个客单价很低的业务,但对一个家庭来说,则可能是最为重要的决策之一,决策的好坏虽然短期无法看到,但其影响却是长期的、一定的。因此,我经常说,留学顾问一定得有点信仰,必须带着敬畏的心态去服务我们的客户,虽然,这中间一定有不被理解和委屈,但教育行业,就如医疗行业一样,我们必须首先把自己摆在一个教育工作者的位置,其次才是在做生意;就如中药界一直有一个古训,“修合虽无人见,存心自有天知”,你的付出自有天知。因此,面对一个家长和孩子的留学咨询,你的起心动念实在太为重要,因为,这将指导你在整个服务过程中的一切,你是否会在家长一时不理解的情况下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你是否会职业标准和伦理否定你商业上的投机等等。在面对家长缺乏对国外教育相关信息的情况下,身在国内并以其国内成功的思维模式帮助孩子做职业发展规划并决定其留学方案时,如何帮助孩子在留学国家、留学学校以及留学专业等方面做出正确的选择,谢尔丹理工学院国际中心的吴岩老师,也是我来加拿大开始探索事业发展后的第一位指导老师,结合其自身的经历,与大家分享她对留学过程中应该如何结合自身情况进行合理选择的体会。

我的得意门生是一位曾经在新西兰留学的硕士生,现在就读于我校的一个工程专科课程。今年夏天她如愿得到加拿大一家知名公司的带薪实习机会,非常高兴,特意来到我的办公室,带着礼物感谢我为她选择了最好的学校和专业。看着这位辗转留学、历经挫折之后重拾信心的女孩子,我感慨万千。感谢她的礼物之后,我一字一句地说:

“谢尔丹不是最好的学校,你的专业也不是最好的专业。这个学校和专业只是在你这个人生阶段符合你本人条件的最合适的学校和专业。因为合适,你才在学习中出类拔萃,你才被带薪实习的雇主所选择,你也才有了成就感。要记住,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选择,是成长的智慧,也是人生的艺术。”

u=4098964117,1410714237&fm=21&gp=0

人生是一个选择和被选择的过程。我们做选择,最终的目的是被选择,被接纳。如同选火车,我们的目的不是选车,而是选一个可以接纳我们的终点,车只是运载我们到达终点的一个工具和过程。先选终点再选火车,这本是生活中的常识。只是我们生长在一个追求豪华车的年代,牢记我们的㚵点,在这种社会环境中,竟成了一种智慧。

我在加拿大的私立高中、公立小学、中学和高中工作过近六年,两年前就职于谢尔丹理工学院,去年出任中国发展部经理。我見过众多的学生和家长,做过无数的留学讲座,亲历过选择失败的痛苦、纠正错误的艰辛和东山再起的成就。这篇文章汇集我的心得,希望给正在选择中的学生和家长多一个角度去看留学世界。

u=1347676188,4071447995&fm=15&gp=0

一、选择留学的国家


回到我的火车理论: 在我们选终点的时候,我们要考虑的因素有两个:一个是这个终点是否允许我们的火车停靠;一个是停靠后是否允许我们居留。选择留学的国家,是同样的道理。

我常常听中国的家长说,我的孩子只考虑英国,我们花这么多钱就是要让孩子上最好的大学。是的,英国有剑桥和牛津,英国有丰厚的文化底蕴和历史。但英国不是移民国家,国际留学生完成学业后定居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换句话说,英国留学是豪华列车,但这趟列车不在英国停靠,无论你多么努力,你终究要离开。

英国对于留学镀金的学生来说,是非常好的选择。但对于以移民为目的的学生而言,英国便是海市蜃楼,漂亮,但不实际。我们要记住,留学是投资,我们投入的,不只是钱;我们投入的,更有孩子们青葱岁月。任何不切实际的计划和选择,都将导致孩子们迷途难返,最终失去信心。

再说美国。十年前的美国是留学的天堂。因为有着雄厚的经济基础,那时美国的大学通常为硕士生和硕博连读的留学生提供丰厚的奖学金。我便是2001-2003年在依阿华州立大学的资助下完成了硕士学位。那时的就业机会相对较多,移民政策也还宽松,通过留学而成为美国公民是很多学生可以实现的梦想。

现在的美国已经不能同日而语。多年的经济低迷让美国的高等院校不断地缩减开支,昔日的慷慨不复存在。同时,失业率连年增高,留学生毕业后一年内找到工作的可能性已经不再象十年前那样明朗,不得不选择回国的学生越来越多。如果说十年前北京的外企汇聚了众多的英国留学生,现在美国的留学大军也加入了竞争,让本来就紧张的就业市场充满压力,归国留学生的工薪成了社会焦点,留学的投入和产出让人不再恭维。

我是美国的留学生,十年前获得IOWA州立大学人力资源管理的硕士学位。我有着15年的工程师背景,但在选择留学国家的时候不了解美国的就业特点,选择了美国本土学生非常热衷和擅长的学科。毕业后经过三个月的挣扎,不得不打道回府,成为郑州英孚的校长。现在多数的中国留学生,所选的专业都是商科,是美国学生的专长。毕业后与他们竞争,我们的语言能力注定了我们的失败。回到我的火车理论,美国允许我们的列车停靠,但接纳我们居留的条件取决于我们的专业背景和语言能力。除高端的技术学科外,我们被选择和被接纳的前景并不乐观。

加拿大的留学政策近年来也经历了巨大的改变。两年前加拿大的学生签证要求以文件复杂、签证通过率低而著名。但近两年,SPP计划精简了文件要求,签证通过率有了很大的提高;最重要的是留学生完成学业后的工作签证不再以雇主信为前提。最新的规定是: 凡在加拿大留学2年或2年以上,并获得公立院校专科文凭或本科学位的学生,可以获得最多长达3年的工作签证。在此期间学生只要拥有一年的全职工作经验就可取得申请加拿大移民的资格。工作类别没有规定要与留学所修读的专业相关,只要符合加拿大国家职业标准(NOC)三大类别中的任何一类即可。

简而言之,加拿大的留学列车不仅在加拿大停靠,留学生下车后更可以停留三年。三年之中只要有一年的全职工作,永久居留便不成问题。加拿大目前的留学政策给了我们在双向选择中被选择、被接纳的绝佳机会。

除上述三个国家外,在中国的留学市场上争夺生源的国家数不胜数。我们只有时刻牢记我们留学的目的,才有可能在眼花缭乱的五彩世界中找到那片能够最终接纳我们的一方天地。

 

二、选择留学的学校


当我们选择学校的时候,我们要考虑学校的教学定位、学校在校生的竞争能力、以及学习的费用要求。以最少的投资取得最大的效益同样应该是留学选择过程的基本原则。

我理解为什么我的学生感谢我为她选了最好的学校。不是谢尔丹最好,而是谢尔丹最合适。谢尔丹理工学院的教学定位以就业为导向,重点培养学生的职业适应能力和应变能力,强调实用性和操作性,而这些特点正是我们中国学生所缺乏的。多伦多大学是世界名校,它的规模、声望、影响力和科研成就远不是谢尔丹可以相比。要说最好,是多大。但多大合适我们吗?

我在做讲座的时候常常用两条腿来比喻我们的能力。一条腿代表我们的学习能力,一条腿代表我们的工作能力。从中国来的学生,学习能力很强,理论功底扎实,但工作经验为零,应用能力极差。用腿来形容,我们的大学生理论的腿长,应用的腿短。如果我们选择多大,仍然是理论性教学,仍然是GPA的拼搏,我们理论的腿会越来越长,应用的腿相对会越来越短,未等毕业,已经残疾,又如何在竞争中取胜。

说到竞争,自然要谈到竞争对手。在我们选择学校的时候,我们同时还要明白,我们今天选择的同学,便是明天我们毕业时职场上的对手。应用类院校的学生,比起多伦多大学的学生,学习能力要差很多。在我们语言明显劣势的情况下,与这样的对手竞争,我们成功的几率才高。我曾经是大学的百米冠军,是因为我的对手是我的大学同学。如果我的对手是刘翔,我的胜算便是零。

此外,如果我们将留学看成是一种投资,那么费用的巨大差别就应该是我们选择过程中一个必须考虑的因素。通常大学课程所需的费用是大专课程的两倍,以Sheridan和多伦多大学的机械工程专业为例,完成多大四年本科的学习费用(不包括生活费用)至少需要10万加币,折合人民币60万;而两年Sheridan的课程费用不足3万加币,人民币大约18万。两种学历毕业后同样给予三年的工作签证,全职工作一年后同样可以申请经验类移民。专科学历的性价比之高让印度学生趋之若鹜,加拿大专科院校中来自印度的学生比比皆是。相信中国的学生和家长也会很快认识到这个投资过程的效益比较,让我们的投资更清醒,更明智。

选择谢尔丹一类的理工院校,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能选择多伦多大学。我们的家长应该记住,成长是一个取长补短的过程,一个逐步进步的过程。谢尔丹的长,正好补了中国学生的短,给了中国学生一个均衡发展的机会,一个被社会接纳和认可的机会。当我们逐渐了解了加国的社会体制,逐渐掌握了专业的工作技能,逐渐提高了基本的交流技巧,我们再去多大提高与发展,自然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三、选择留学的专业


我在本文开篇提到的学生,在中国的本科学位是工商管理,在新西兰的硕士专业是大众传媒,辗转来到加拿大,见到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我的目的是移民,您觉得什么专业最好找工作?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难的是承认在一个新的国家,专业的选择已与我们学习的兴趣和天赋无关。我们的情形,更象到了邻居家,要在人家的饭桌上找一碗饭。我们所能得到的,必定是人家不感兴趣的或没有天赋去做的;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把最难学的学到最好,最难做的做到最好,同时等待并把握机会,在合适的时候迅速调整,不断提高。

所以我的建议一成不变:能读工程读工程;不能读工程读科学;不能读科学读商科;艺术类一定要选择应用类艺术;文科类没有前途。

我为这位学生推荐的是我们学校淘汰率最高的一个工程专业,就业率100%。一年下来,这个学生的成绩全是A或A+,不仅成了一名出色的学生骨干,更被一家知名的大公司选中做带薪实习生,时薪16.5加币,已达到加拿大中等收入水平。她的经历与成就对中国留学生的影响极大,一位多伦多大学二年级商学院的学生今年转学来到这个转业,踏踏实实地跟着这位学姐开始了新的学习历程。

“我知道我的父母不会同意我的选择,但我现在已不再为父母的面子学习。我将来要留下来,什么专业能帮我达到目的,我就学什么专业”。这位年仅二十岁的学生已经理解了生存的智慧。

只是我们的家长仍然迷恋于多伦多大学的光环。只要孩子可以进多大,专业的选择无足轻重。但事实是,专业的选择决定一切。加拿大的大学专业大致分四类:工程类,通常要求入学平均分90分以上;科学类,要求入学平均分85分左右;社会科学类,平均分80分左右;人文与艺术类,大致75分。现在有了商学院,要求大致在科学与社会科学之间。毕业后的就业市场以工程类学生最紧缺,人文与艺术类最过剩。而中国学生的平均成绩因为英语的关系,很难达到工程类的标准,绝大多数学生都拥挤在商学院。去年多大商学院的毕业典礼,礼堂的座位上是清一色的中国学生。最直接的后果是,这些学生与中国的大学毕业生别无二致,应用工作能力缺欠,社会交流技巧贫乏,人际关系仅限于中国同学。这样的留学有什么意义呢?

更有甚者,平均75分的学生,因为家长的坚持,只好选择多大的人文学院。人文学的课程没有数学要求,但作业阅读量极大,是加拿大本土的学生的强项。而数学是我们中国学生的立足之本。离开数学,我们举步唯艰,不要说毕业与就业,能读完一年级,已是可贺的成就。

虽然我说选择是双向的,但现实是,第一代移民,包括留学生,我们没有选择的机会。我们现在可以被西方的大学接纳,并不全是因为我们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资金。我们毕业的时刻,才是真正被选择的时刻。那时的我们,如果没有技术,没有经验,没有独到和紧缺的专业背景,我们的挫折可想而知。

 

 

四、我的故事


我在文中提到过十年前我的留学选择。十年之后回头看自己,除了感谢命运对我的厚爱,我更时时对当年的选择进行反思。以我现在经验,我的选择和经历会截然不同:

十年前的选择和经历

现在的推荐选择

2001年9月 入学IOWA 州立大学人力资源硕士 入学安省的大专院校两年的工程类专科
2003年5月 人力资源专业硕士毕业 工程专业专科毕业
2003年8月 回中国就业 安省就业
2005年9月

返回安省,成为Sheraton酒店的服务员

进入安省大学读研究生(用中国的本科学历申请)
2007年5月 进入教育行业 研究生毕业  进入管理层
2012年8月 进入管理层

 

殊途同归,只是前者多用了五年。这五年中的艰辛,帮助我懂得了留学中选择的艺术,理解了生活中成长的智慧,养成了逆境中不变的从容。我希望我这五年还可以帮助各位学生和家长重新审视自己,以将来被选择的标准选择自己当今的方向,让将来成为看得见的成就与幸福。

Silong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Services 斯隆国际教育

立足加拿大多伦多,专注提供高中留学一站式服务

公司网址:www.silongedu.com

联系电话:400-150-6808

企业微博:斯隆教育官微君

关注我们:请添加公众微信号:studycanadaservice

0

享受一对一留学咨询服务,请关注斯隆客服账号:askshenboshi

00

 

 

在线咨询
微信咨询
400-150-6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