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家长我们承担了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回答很多疑惑、给予清晰价值指向、给予明确无误是非判断的责任;

作为家长我们承担了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示范榜样作用,我们对待长辈和爱人的方式,我们处理冲突的模式,我们解决分歧的方式,我们对待健康和金钱的态度,我们对待他人的行为,无时无刻不在给予孩子学习的机会;

作为家长我们承担了培养孩子热爱生活、充满同情心、积极主动健康的性格和心态的责任;

作为家长我们必须能够及时抚慰孩子可能受到的各种委屈、误解、挫折,并让他们能够正确对待金钱、成功和表扬;

作为家长我们必须能够培养孩子自我管理、承担责任、独立判断等方面的能力。

 

1

 

这些方面,恰恰需要我们以极大的个人付出、丰富的知识和充足的智慧来胜任。可惜的是,虽然我们可能是博士、教授、企业家、艺术家或政府官员,但承担父母的角色,却与这些都没有关系,我们在这点上,并没有因为我们个人的学识、成就和财富就比我们的父母辈能够做得更为出色。

 

2

作为父母,我们需要不断学习,唯有提高我们在家庭教育方面的认知,我们才能真正鉴别什么是有用的教育,才能真正担当好父母的角色。

前一段时间,我与加拿大知名的教育专家Doone Estey女士交流,她和另两位作者一起合作了一本书,《Raising Great Parents: how to become the parent your child needs you to be》,中文名为《培养父母:如何成为你孩子需要的父母》。我们的一个共同观点是,无论中西方,教育父母,都是目前普遍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从逻辑上讲,没有被教育好的父母,才是没有被教育好的孩子的首要问题所在。

 

3

 

我们所看到的现象,往往是父母因生计的原因,早早地离开家乡出外打工,无奈地仅仅完成了孩子生育的工作,而无法实现孩子教育的责任。但这个现象,其实并不仅仅是那些偏僻地区的现象,留守儿童现象,其实在那些富裕地区和大城市,形式上的留守儿童或许不存在,但实质上的留守儿童其实比比皆是父母因工作的原因、因追求事业成功的原因,无法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并教育孩子。我们的传统,总希望给孩子留下看得见的财富,却往往忘记给他们留下让他们一辈子幸福快乐的成功。

 

4

 

5

中西方对家长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责任有截然不同的理解。在西方,孩子成为成人前,往往是最为辛苦的时间,因为没有中国式的老人可以带孩子,但一样得拼工作和事业;西方人只能排优先顺序,让工作和事业让位于孩子的教育,因为,他们明白,如果孩子没有教育好,他们可能一辈子会陷入其中。在中国,因为有老人可以帮忙,请保姆也相对方便,父母往往容易将自己的重点放到工作和事业中,但形成的结果往往是,老人只愿隔代宠孩子,父母则往往由于平常照顾不多,一有时间,便更多地溺爱,无条件地满足孩子的各种需要,而把对孩子的责任、要求和纪律放在一边。

 

6

 

但推动摇篮的手,也在推动着人类的未来。我们一定要认识到,留给孩子有形的婚房和相应的财富,可以帮得到孩子一段时间,却无法帮助他们一生的成功;唯有知识、品格、智慧、自我素养才是孩子们一辈子可以享受的真正财富。

7
 
在线咨询
微信咨询
400-150-6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