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美国硅谷的创新高等学府Minerva大学校长、前哈佛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Stephen Kosslyn设立了一个面向高三以上的在校中国学生的奖项。

这个奖项将在中国范围内,寻找和表彰被传统教育体系忽略的学生。他们将获得:(1)15,000元的独立奖学金(2)来自Minerva大学相关领域院长的亲笔推荐信(3)Minerva将介绍更多适合的资源,帮助得奖者取得进一步成就。

这个接受免费申请的奖项叫做“Extraordinary Achievement Award”。它奖励的不是考试拿高分的竞赛金牌获得者,不是学生会的主席,而是在传统教育体系中默默无闻、甚至被边缘化的“平凡”学生。

你或许现在还是个学生,又或许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孩子变成学生。这个奖项是否带给我们一些对于“教育”的思考。

一个感动了数千万人的故事

英国教育家Ken Robinson在他那个被点击了2754万次的TED演讲中讲过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他问百老汇音乐剧“猫”和“剧院魅影”的主编舞者Gillian Lynne:“你是如何成为一名舞者的?”

Gillian说,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她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她的生活是很绝望的。学校写信给她的父母说:“我们认为你们的女儿Gillian有先天性的学习障碍。”

于是Gillian被带去看了专家医生。

在诊疗室里,她坐在一旁的座位上(准确地说,是坐在自己的手上),听着她母亲对医生滔滔不绝地抱怨着Gillian在学校里遇到的种种问题—“她很难耐心地听老师讲课,她注意力涣散,她总是在打扰其他人,她的作业总是迟交……” 等等等等。

在她母亲讲完了她孩子所有的毛病以后,医生坐到Gillian身旁,说:“Gillian,我认真听了你母亲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需要和她单独聊一下。不会花太久时间。”

然后医生和她母亲两人就离开了房间。但医生在离开房间之前,打开了桌上的收音机。当他们走出房间以后,医生对Gillian母亲说:“你只要耐心观察就好。”

在他们走出房间的几分钟后,Gillian说,她就站起来,随着音乐跳了起来。

医生和她母亲透过玻璃看了一会,转过身对Gillian母亲说:“你女儿没病。她只是一个舞者。把她送到一所舞蹈学校去就好。”

后来,她母亲确实把她送去了舞蹈学校。她遇到了一大群和她一样需要不断移动才能思考的人们。再后来,她参加了皇家芭蕾舞学院的面试,她成为了一个出色的舞者,从皇家芭蕾舞学院毕业后,她成立了自己的公司,Gillian Lynne舞蹈公司,并与Andrew Lloyd Weber一起,制作了百老汇历史上最有名的一些音乐剧,给上百万人带去了欢乐。

而接下来,就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如果换一个医生,他很可能会从那一天开始让Gillian定期吃药,直到她变得跟其他学生一样。”

教育的意义

因为这就是我们熟悉的主流教育模式–“我们的学生和老师被鼓励去遵守一套规范化的标准。任何不符合这个标准的,都被打压,被批评,被要求改变,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之中。”

这种模式就像一个工业化的大机器。我们见到无数各不相同的年轻学生从一头进去,当他们从另一头出来的时候,都成了一个模样——公务员、快消、四大、咨询、投行。

两周以前,一篇发表在New Republic上的长文章在美国高等教育界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在耶鲁大学教了十年书的英语教授William Deresiewicz。他在文章中说:

我们所谓优秀的教育体系,生产了一大批年轻人,他们聪明、有天赋、积极进取,但同时也彷徨、犹豫、迷失,他们深陷于追逐优秀的泡沫中,有能力把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做得很好,但是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在做这些事情。”

“Our system of elite education manufactures young people who are smart and talented and driven, yes, but also anxious, timid, and lost…trapped in a bubble of privilege, heading meekly in the same direction, great at what they’re doing but with no idea why they’re doing it.”

这让新一代的家长和学生开始思考,教育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上一个年代,人们受到的“教育”是,如果你努力学习,成绩优秀,进入一所好的大学,你就能得到一份好的工作。这是一条“追求卓越”的线性道路。

但这个时代的学生已经不再认同这条道路。而且他们的这种不认同是正确的。

确实,你最好能够上一所好的大学。但这不再意味着你一定还能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里找到好的工作——尤其是当你在这条追求变成“好学生”的道路上,付出了“牺牲自我天赋”的代价。因为这样,一个学生就失去了他最大的竞争力。

人和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生来都有他特有的天赋。这个道理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很多人忽略的是,天赋这个东西,跟大多数宝藏一样,是埋得很深的。它需要被挖掘,被鼓励,被催化,在合适的环境下,才会显现出来。

这才有了真正有效的教育,以及它应该有的意义:认可、支持、催化每个学生找到自己与他人不同的天赋。而不是去阻碍这个过程,去将所有学生压成同一个形状。”

这意味着父母和老师应该重视那些被传统价值体系忽略的闪光点——认可它们,鼓励它们。尤其是认可那些看似偏离了“好学生”道路,但确实是在用实际行动,努力尝试着挖掘自己天赋的年轻人。

无论我们所谓的“教育”是来自父母、还是老师、还是学校,它最终的职责都应该可以被归结为这几个字——支持学生的个性化成长。

现实一点说吧,你的孩子可能压根不是做公务员或者做金融的料。这才是现实。而“拼死拼活挤掉千万人做上了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成功人生”,那是深陷于万人独木桥中无法自拔的人臆想的童话。

退一万步回到最功利、最实际的角度,在一个竞争是HARD模式的中国环境里,如果你真的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开开心心地多赚点的钱,那么挖掘其天赋,珍惜其天赋,是唯一可行的道路。这是最有效的教育。

在那个TED演讲的结尾中,Ken Robinson说:“我遇到过一些人,他们并不喜欢自己做的工作,他们每天都在忍受着而不是享受着他们做的事,他们总是在等待周末的到来。”

“我也遇到过一些人,他们非常享受自己做的奇特的事情,他们无法想象自己做着其它的任何工作。如果你跟他说:“别做这个了,跟其他人一样吧”,他会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因为这不仅是他做的工作,这就是他找到的最真实的自己。”

所以,当一个真正的教育者说,你真是一个“Extraordinary”的学生!他说的往往不是“顶尖”或者“卓越”的意思。

他说的是那些与“Ordinary”不同的人们。那些在主流价值中可能黯淡无光的人们。那些如果放在“精英们”身边,看上去像一朵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油菜花,但是在某一个奇特的方面却充满了潜力的“平凡”学生们。或许“Extraordinary”就是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或者你的孩子。

SilongInternationalEducationServices斯隆国际教育

立足加拿大多伦多,专注提供高中留学一站式服务

公司网址:www.silongedu.com

联系电话:400-150-6808

企业微博:斯隆教育官微君

关注我们:请添加公众微信号:studycanadaservice

0

享受一对一留学咨询服务,请关注斯隆客服账号:askshenboshi

00

 

 

在线咨询
微信咨询
400-150-6808